新闻动态

心痛!这个太平洋岛国,正在和北极熊一起消逝……

北京纪实影像周 发布日期:2018-09-12

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高温席卷全球。多地气温突破当地历史极值,在一片“热化了”的呼喊中,北极熊不出意料地登上了热搜。但少有人知道的是,全球变暖带来的极端天气,已经威胁到了一个国家的命运……


图片

  

 毛利语中,有这样一句话:

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是人。

而此时此刻,太平洋的某个岛国,有近10万人口正饱受着流离失所甚至生命的威胁。

纪录片《阿诺德的方舟》讲述的就是一个关于环境,关于人道,关于拯救的故事。


图片


基里巴斯位于世界的中心,正好落在了太平洋的中央国际日期变更线与赤道的交界上作为地球上唯一一个横跨东西南北的国家,基里巴斯既在南半球,也在北半球,既在东方,也在西方。

似乎是有意为之,抑或是某种命运的巧合。这个太平洋岛国四面环海,与世隔绝。如此遥远偏僻,又如此优美动人,拥有天堂般的美景,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岛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大多以捕鱼及渔业为生。岛上大部分陆地被珊瑚沙层覆盖,人们大多从事生产椰子、香蕉、面包果等少类热带作物。烤鱼蘸盐是日常食物,这是生活在物质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的人们无法想象的。



“我们以为我们如此偏僻,就能免受普世的苦难,但并没有。”


原本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位于赤道附近的基里巴斯不受飓风的侵袭。但近年来全球变暖,海平面上升,因为气候变化而不断增加的极端天气打破了这个伊甸园的宁静。不断涌入的海水已经吞噬了岛上许多村庄。对于岛国来说,海平面任何边缘的上升都意味着“农田不再是农田,纯净水源也不再是纯净水源了。”甚至在完全的侵蚀和淹没之前,就已经不适宜人类生存。



每个人与自己的故乡都有一种深深的精神勾连


眼看着祖辈们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被海水一点点地吞没,居民们无不感到焦急忧心。

每个人与自己的故乡都有一种深深的精神勾连,搬离家园是艰难的。于是,基里巴斯的人们选择用原始的办法抵抗不断涌入的海水与恶劣的狂风暴雨,他们堆建简陋的堤坝,期冀这可以保卫在风雨中飘零的村庄;他们进行祭祀,乞求天神垂怜。可事实是,上涌的海水依旧来势汹汹,吞没一个又一个村庄,预计在一个世纪内,基里巴斯将完全被海洋吞没。这里的人们不愿去想象未来,因为在不久的以后他们的整个家园将不复存在。



阿诺德的方舟


基里巴斯的总统阿诺德·汤是中国移民的后代。为了拯救基里巴斯,这位“岛主”奔走在世界各处,发出倡议。气候变化对某些国家来说政治问题、经济问题,但对基里巴斯来说,却是生存问题。如果没有了陆地,人们该如何生存?


图片


这位有着华裔血统的总统奔走在世界各地的气候与人权大会上,毫无疑问,要让所有人都以同样的紧迫心态和即时行动来应对气候变化是困难的。侥幸心理是人性。他十分坦诚:希望国际社会能发挥人道主义精神。在阿诺德看来,气候问题是道德问题。

除却在各大会议奔走,发出倡议,阿诺德还希望能用一种全新的方式解决基里巴斯此时此刻的难题——建造一座水下城市。一个漂浮着的城市可以拯救那些溺水的国家,还可以更好利用海洋中的潜在能量,避开台风与疾病。


图片


“我真想念我在基里巴斯的家”


身为六岁孩子母亲的塞尔玛是第一批移居到新西兰的基里巴斯岛民。她没有带上年幼的孩子,想着先在新西兰找到稳定的工作再把家人和孩子接来。丈夫也来到了新西兰谋生。不久之后,塞尔玛在新西兰生下了她的第二个孩子。两夫妻抱着襁褓中的婴儿,十分高兴。但即便是为人母的喜悦也化解不了她的思乡之情,移居新西兰两年,塞尔玛忍不住对丈夫说:“我真想念我在基里巴斯的家。”

除了移居他国,阿诺德和岛民们还要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当家乡被淹没,人们该如何保存基里巴斯特有的传统文化?该如何跟自己的子孙说起历史?



命运的困境交织在极美的镜头间,在天堂般澄澈的土地上是人们西西弗斯式的挣扎与抗争。 如果一切已成定局,是否还要不顾一切拼尽全力?

《圣经》中记录了诺亚方舟的故事。创造世界万物的上帝耶和华见到地上充满败坏、强暴和不法的邪恶行为,于是计划用洪水消灭恶人。耶和华指示好人诺亚建造了一艘方舟,洪水袭来,诺亚一家人得以幸存。

而这一次,当自然的报复再次到来,这个世纪淹没的是基里巴斯,那么下一个世纪呢?




Top